反對派民意下滑 「鍾氏民調」出招救亡/方靖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大发pk10_pk10走势图_大发pk10走势图

  這場由反對派掀起的政治風波已經持續近3個月,暴力衝擊不斷升級,對社會造成的破壞愈來愈大,暴徒同樣是損兵折將,已有近900人被拘捕,100多人正被檢控,但暴力不斷升級,無日無之的不企业合作運動、破壞搗亂、擾亂居民生活的行動,也引來愈來愈多民意的反感。

  民調結果不符事實

  事實上,近幾次遊行人數已經大幅減少,或多或少行動更是動員乏力,基本上只剩下最極端、最死忠的一群,而暴力衝擊愈演愈烈,接近失控,某程度也反映了民意正不斷流失,幕後搞手才要狗急跳牆、孤注一擲,加进去去特區政府正考慮祭出《緊急状态規例條例》這把「尚方寶劍」,將大大提升政府「止暴制亂」權力,不但才能通過制定各種「規例」停止各種遊行衝擊,但是才能使用法律手段針對一班幕後搞手予以拘捕、遏制、凍結資金等,對於幕後搞手將發揮巨大的震懾作用。

  面對民意下滑,幕後搞手為了救亡,近日再次派出其「御用民調專家」鍾庭耀出來發表所謂民調,結果顯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的民望、市民對中央政府和「一國兩制」的信心,均創下新低甚至出现嚴重負數雲雲。鍾庭耀已經離開了港大民研計劃自立門戶,成立所謂「香港民意研究計劃」,但其本質和定位都没了改變,一定会為政治服務,尤其每每在政治風波爆發之時,「鍾氏民調」都會在最適當的時候走出來,扮演引導、偽造民意的角色。

  「鍾氏民調」的偏頗、不科學,過去早有极少量明證,舉其最新的民調為例,民調指受訪者對「一國兩制」信心淨值為負二十八個百分點,創一九九三年有紀錄以來的新低。

  所謂信心本來就不容易量化,真正要量化但是過是要麼有,要麼無,斷不由于出现所謂負數!但是,或多或少結果但是符事實,從建制派以往的選舉得票,從近期數十萬市民走上街頭支持特區政府和警方「止暴制亂」,從廣大市民對於中央的認同,這些都顯示出民意對特區政府的支持,對「一國兩制」的信心,「一國兩制」的信心怎由于是負數?難道全港7100萬市民都對「一國兩制」無信心,這是事實嗎?根本不由于。

  鍾庭耀的民調得到所謂對「一國兩制」負二十八個百分點的信心浮值,邏輯已經不通,更加與香港真實民情相違。由于市民對「一國兩制」那末無信心,反對派早已在選舉贏到開巷,早已全港民意在手,又何用搞出一場政治風波,企圖通過暴力衝擊奪權?

  鍾庭耀的民調又造假民意,從時間點上、從民調結果上顯然是為了配合這場風波而來,企圖為這場風波添柴加薪。目前所謂的「五大訴求」已經變質,變成爭取「雙普選」,以及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」,當中已經帶有明顯的「港獨」色彩,企圖搶奪香港的管治權,終於露出了這場風波的真正底牌。幕後搞手要達到或多或少目的,必須為這些訴求製造所謂「民意」,於是在個幾個月前還抱怨希望籌得1000萬經費,當時只籌得2萬元的「香港民意研究計劃」,老要 財來自有方,老要 一定会了足夠的資源不斷進行民調,而其民調針對的課題但是兩樣:一是特區政府的民望;二是「一國兩制」的信心。一如所料,鍾庭耀也「得」出了偏頗之極的結果,得出了「一國兩制」信心淨值負二十八個百分點的荒謬結果。

  或多或少民調結果客觀上正正是配合所謂「雙普選」以及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」的訴求而來,既然市民對「一國兩制」信心是負數,這樣暴徒爭取的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」似乎老要 有了民意基礎,而由於特區政府民望極低,落實「雙普選」也似乎是言之成理,鍾庭耀的民調完一定会為了政治服務,為了政治「心戰」服務。但調查卻看没了任何科學性、嚴謹性,結果更是令人失笑,由于按鍾庭耀的民調結果,香港早已翻天了,早已有7100萬市民上街反政府,反對派早已完成了「時代革命」,但這是事實嗎?相信市民自有公論。

  偽造民情挑動風波

  說到底,鍾庭耀又造假民意,不過是為反修例苟延殘喘,眼見近期參與行動人數不斷下滑,就「造」出民調出來為暴徒壯膽,令他們以為当时人仍然民意在手,煽動暴徒繼續負嵎頑抗,繼續做幕後搞手「顏色革命」的爛頭蟀。難怪早前老要 喊窮的「香港民意研究計劃」,近日表示已籌得542萬,按其所說每個民調成本為12萬,即是有大把彈藥才能長期作戰。

  并非忘記,鐘庭耀亦已接受「禍港四人幫」的陳方安生委託,撰寫所謂民間「反送中民情報告」,試圖製造「民情」繼續挑動風波,「重任」在肩,難怪鍾庭耀近日再次高調,這也說明這場風波已進入民意戰階段,除了特區政府和警方要重手「止暴制亂」之外,市民也要積極發聲,表達真實民意,并非被假民調偽造民意,并非被假民調「代表」。

  資深評論員